客户群体∨

企业文化
职工文苑
我给诸葛丞相捧扇
发布日期:2019-01-10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贸易公司 作者: 王曦 字号:[ ]

“小书童,村里又唱收姜维啦,你这啥时候回来呀”。电话那头“诸葛丞相”那浓重的河南腔依旧是那么熟悉亲切。“唉~老丞相哪~小人如今身负皇恩,客居京城,怎比得当年的清闲啊~,我依着戏韵调侃他”。行啊,小子,念白的功夫没扔下呀,哈哈哈…….

电话里这位爽朗的“老丞相”就是我儿时在村里学戏的师父——匣子大叔。至于他为什么得此雅号,我没考证过。大抵因为他戏唱得好,赶上广播里的播音员了吧!我与他不见也近廿年光景了。记忆中,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,对每个秧子(戏班里对初来的小学员的称呼)的要求都几近苛责,气息、吐字、动作、手势无不细致入微,力求完美。“三天爬不到河沿上,你个笨鳖!”是他长挂嘴边的一句督促的话,实在爬不上去,他就要请出竹戒尺,不打不成器,不练不成角儿是他的带徒信条。别说,据我所知,还真有几个秧子,几只笨鳖在他的调教下成材、成鳌在省内乃至全国创出了名声。

现在想来,我粗学豫剧也是极偶然的事情。那年外婆患腿疾行动多不便,无法照看四窜的我,加之我生性顽皮,便被送河南乡下舅姥姥处暂住。舅姥姥人极和善、勤劳,对我又极好,自是欢喜非常。我也因久羁城中,周身倦痒大有蛟龙入海之快!始料未及的是家中的几垅麦田尚需照看,更无多余人手管我,加之又无法把我带至垅间,大人们便越发的担心,颇为头疼。一日,恰逢匣子叔来访,舅姥爷无意间提及此事,谁知匣子叔顿时来了兴致:叫来我见见!只记得当时我是满身泥土的被表姐从廊下拎了进来,活像个土地庙里的小鬼儿。行过礼,他笑着捏捏我的胳膊,又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捻胡须问我:“喜欢听戏吗”?我怎样答他已不甚记得。他又问;“知道戏里的人不”?“恩,关羽、张飞、穆桂英、花木兰”我胡乱地应道,只想这无聊的对话快些结束好再去玩儿土。谁料他兴奋的一拍大腿面向舅姥爷道:这秧子我接了,先栽栽看!

就这样,我这个试栽的秧子稀里糊涂的被领进了村里的小剧团。看我小,匣子叔一开始也没有正儿八经的给我上过课,只是在师兄、师姐们做功课的时候让我站在一旁看着,给他们端茶杯、递手巾什么的。虽说是村里的草台班子,但匣子叔极其认真,他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师父端着茶杯坐在躺椅上看徒弟们练,而是亲自示范和大家一起练,时不时还要把某个人叫出来个别指导。弯腰、下叉的时候,总是用那把竹戒尺做标杆,或横在腰间,或挡在脚前。动作不标准,他也没二话:啪!往下!,啪!伸直!啪!抬高!啪!.......说来也怪,尽管大家被他训来打去,时常身上带伤两眼含泪可谁也不嫉恨,每每提起,总是交口称赞,满脸自豪!给恁说,俺师父那唱腔,噫~~活诸葛!

俗话说,挨什么人,学什么人,在这样一个戏曲氛围浓厚的环境里,我不由自主的进入了角色。在师兄、师姐们休息的时候从他们那里学个一腔二调,他们总是毫无保留加以指点。一日,匣子叔闲来无事,把我叫到身旁说:“明天的收姜维你给我当书童吧”!我听了心里一惊,慌忙推说自己还没学戏,不能登台。可他却不容置疑的说到:“行了!明天早来装扮上,戏词儿你都知道了”!原来我私下跟师兄学戏他早看在眼里,真是演谁像谁!

那一晚,我兴奋得彻夜未眠,早早便来到戏班,换上道装,盘好发髻,登上布鞋。描眉画脸过后,我已经隔着台帘听到了台下渐起的人声,顿时耳鸣心跳手脚冰凉,大哭起来,后台一时大乱。此时匣子叔正好来到,看着哭花了妆的我,瞪了一眼说:“笨鳖,看你那出息”!被他这一骂,我心里倒有底了,大幕拉开的一瞬间,掌声雷动。“三军将士情意重,琴心随手抚焦桐”随着他悠然的念白,全场逐渐安静,他略带忧郁的唱腔,将“自己年迈,名将凋丧”的暮年统帅刻画的淋漓尽致。“来~~”天啊,到我了,一阵紧张使我竟然一时语塞。“来~~”他又叫了一声,语调没有丝毫的变化,真不愧是老将,处变不惊啊。我慌忙上前一步,捧着鹅毛扇躬身答到:丞相~,他转回身看了看我,那眼神满是赞许,又略带嗔怪。

这段学戏、登台的经历虽然已过去多年,在我心中却留下了珍贵的记忆。匣子叔严谨认真的人生态度,成为指导我工作、生活的准则。每当倦怠、困惑或是遇到困难灰心丧气的时候,总会想起他那和蔼中略带严肃的面庞,耳畔仿佛又要响起:“笨鳖,这点儿困难就把你压垮了”!一样的话来。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